电子游戏

news
当前位置: 电子游戏 > news >
车内安装丈夫监听妻子

  冯蕴萍的多疑造成了悲剧性的结果。持刀砍妻子30余刀,仅头面部就达23刀。力气之大,以至于菜刀崩掉了两块残片。昨天,80多岁的岳母坐在轮椅上,向市二中院的法官控诉女婿冯蕴萍:“不能留这个祸害。”

  昨天上午10时许,涉嫌故意杀人的冯蕴萍被法警带上法庭。头发花白的他看到一米远外坐着的老岳母低下了头。

  57岁的冯蕴萍要去医院住院做心脏手术,平时经营工厂的妻子外出办事,都是他开车陪着,如果住院了,两口子不能时刻在一起,他怎么能了解妻子的行踪呢?冯蕴萍想到的是在车里安装了两个小型监听器。

  对于这种破坏婚姻的危险行为,冯蕴萍给出了解释。“一来,她一个人出去,我怕她有剐蹭等安全问题,我监听到了也能提前通知一下家属。二来,实事求是地说,我们俩是二婚,她总和她的前夫有来往,我怕自己住院期间,他们发生什么事情。”

  冯蕴萍在天津洋货市场买到了,趁妻子不注意,装在了车的前挡风玻璃上。

  第一次,冯蕴萍听到妻子与她的妹妹、妹夫在车上的对话。“她妹妹说我没有经济能力,还说早就劝过我妻子别和我结婚。”此外,听到妻子想让她妹妹到公司当会计。

  妻子到家后,他问妻子怎么回来那么晚,是不是走错了。“我妻子特别聪明,她马上就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之后,冯蕴萍又问过妻子,是不是想让她妹妹到公司当会计。这让他妻子彻底产生怀疑,并将车开出去鉴定,结果发现了。

  法庭上,冯蕴萍对于窥探妻子个人隐私一事很后悔,并强调那都是因为爱妻子,在乎妻子。

  冯蕴萍说,他是退休后通过婚介所认识妻子的。起初,家里并不赞同这门婚事。“我父亲担心我上当受骗,说婚姻介绍所介绍的不踏实,让我慎重考虑。”

  但冯蕴萍没听。他说,妻子经营一家做塑料颗粒的小型工厂。结婚前,妻子提出办厂缺少资金,他把名下唯一一套房屋抵押给银行,将抵押款交给妻子。

  后来,他干脆卖了房子,将100多万元房款也交给妻子。另外,他还找父母、弟弟、弟弟的岳母借款40万元给妻子用,最后妻子只还了10多万。不过,冯蕴萍承认,除了借弟弟岳母的钱有借条,他其他的借款和投入,都没有凭证。

  2010年7月,冯蕴萍和妻子结婚,并搬到了妻子的房子里,和妻子一起照顾年迈的岳母,开始了女主外、男主内的生活。冯蕴萍说,工厂主要由妻子经营管理,他主要是帮妻子开车,并主动承担了家务活和照顾岳母的职责。“家里有多少钱,我不清楚,财产都是她管理,我买东西都是找她要钱。”冯蕴萍认为,夫妻的婚后感情不错。

  郭建梅,专职公益律师,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研究会理事,北京市律师协会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委员。

  郭建梅:当发现婚姻已经不可能继续的时候,一定要有开怀、宽容的心态,通过温和、理智的方式来解决婚姻问题。即使过不下去了,也给别人一片天空,给自己一片天空。

  郭建梅:对。从我们的研究来看,很多行凶者都有心理问题,或者有极端的偏执性格,或者有精神障碍,他们焦虑、抑郁、有恐慌感。表面看他们特别爱自己的配偶,但当对方要离婚,他们就感觉自己没办法生存,对社会有惧怕的感觉。挽留不成的时候,他们就会酿出悲剧。

  郭建梅:从当事人的角度,应该培养法律意识以及化解危机的能力。当爱人要抛弃自己,心里迈不过那个坎儿,应该主动去寻求亲朋好友以及一些社会组织的帮助。

  从社会的角度,国家和社会有责任和义务对那些有暴力倾向和心理问题的人给予开导和疏通。像美国和意大利等国家,他们化解家庭矛盾的社会机制非常好,遇到心理问题,立即找心理医生;夫妻之间产生矛盾,可能爆发大的危机,立即找相关基层部门甚至律师和政府,这已经形成了化解社会矛盾的链条。

  “我四五次和她说,每次都下跪,说我们俩不分开吧。但她态度特别坚决,就是不同意。”

  窃听事件彻底改变了两人的关系。“她觉得我不信任她,我还在住院,她就提出要离婚。”

  冯蕴萍说,他当时不同意,赶紧向妻子承认错误,求妻子谅解。但妻子很坚决,从他那里收走了家里的钥匙,让他不要再回家。按照医嘱,冯蕴萍手术后本应该住院一个月,但他只住了10天就和大夫说要出院。“我心里不踏实,根本住不下去。身体无所谓,我特别喜欢她,不想离婚。”

  2月17日晚,冯蕴萍去看妻子的姐姐,并借机和妻子一起开车回家。他说,路上,妻子又提出离婚的事情,“她还说我这么笨那么笨,不像一个男的,说我比她前夫差。”他则继续请求谅解。“我说结婚后,我什么都听你的,钱方面我也不管。继续过吧。”

  上楼后,已是夜里11点多。妻子和岳母看电视,冯蕴萍说他像往常一样,给妻子倒好了洗脚水。

  随后,岳母回自己卧室睡觉了。妻子也回到卧室。冯蕴萍称他开始继续低三下四地求妻子。

  “我四五次进去和她说,每次都下跪,说我们俩不分开吧。但她态度特别坚决,就是不同意。”冯蕴萍说,他提到自己的父亲也刚做了心脏手术,弟弟又刚去世,他怕自己离婚,让父母受更大的打击。但这依然没有打动妻子。“她说你爸爸死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早和你离婚就对了,不该和你到现在。”

  按照冯蕴萍的说法,当时,妻子躺在那里,他就一直跪着求,但妻子依旧很坚决,并提出:“要不你就把我杀了,要不就离婚。”

  冯蕴萍随后去厨房拿了两把刀,一把尖刀,一把菜刀。“我想吓唬吓唬她,也许她看到刀就会说,算了算了,咱俩不离了。”

  但妻子的反应和他预计的不一样,“她站起来开始抽我嘴巴,还和我抢刀。而且大声呼救。”

  检方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被害人头面部的刀口有23处,颈部和四肢部还有10余处刀伤,而且都是致命的部位。事后,警方在现场发现冯蕴萍使用的菜刀已经砍缺了口,掉了两块金属残片在死者的发丝之间。

  冯蕴萍说,看妻子不动了,他才停手。虽然妻子还有呼吸,但他没有叫急救车。“我怕警报声把整个小区的街坊都吵醒。”

  作案后,称自己开了一次煤气想自杀。但煤气老报警,声音大,就关了。之后,他称自己开车去了弟弟的墓地和弟弟告别,之后到北京市公安局大门口投案。

  “我孩子没了,国家法律我不懂,您比我清楚,但是一命抵一命。不能留这个祸害。”

  被害人的母亲是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她坐着轮椅被家属推进法庭。案发当晚,老人不知道女儿被女婿杀害。次日接到外孙女的电话后,她到女儿房间查看时,看到了惨死的女儿,几度昏厥。

  老人昨天在法庭上说,冯蕴萍和女儿平时关系挺好的。一起生活时,冯蕴萍也挺孝顺。法官问她希望法庭怎么处理被告人?老人平静地回答:“我孩子没了,国家法律我不懂,您比我清楚,但是一命抵一命。不能留这个祸害。”

  老人的代理人提出,老太太的听力很好,平常在卧室睡觉能听到女儿开关冰箱门的声音。但事发当晚,老人并没有听到争吵声。冯蕴萍对作案动机和经过有隐瞒。

  代理人代表死者家属提出,冯蕴萍杀人应该是有预谋的,作案后,被害人的银行卡等财物不翼而飞,他们认为,冯蕴萍作案后一个小时才去投案,他有时间转移财产。

  但冯蕴萍对此不承认,他说,自己除拿了妻子的手机,没动其他财物。他表示愿意赔偿死者亲属,并希望取得对方的谅解。

  王立军被公诉日本欲购钓鱼岛中国儿童转基因试验电商价格战欺诈空姐被打事件中国乘客互殴万达并购AMC希拉里访华苹果 9月12发布会金山员工猝死好声音 提前曝光李开复谴责香橼中印恢复联合军演食品价格上涨孙晋芳 李娜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